行业|东路梆子:“吼”出的百年传承

当前位置: 西莪信息门户网 > 社会 > 行业|东路梆子:“吼”出的百年传承

2019-10-23 02:59:29
人气:291

惠民县新店镇的一位老艺人手里,有一套几十年前写的东鹿梆子。这些文字是手写的,纸是黄色的,字迹斑驳模糊。它们包括《木克斋结婚请柬》、《鱼水之乐》、《金秋》、《对她的特别检查》和《一套中间策略》。许多年来,没有人再排练这些戏剧,参与这些戏剧的演员也不再年轻了。

据有关史料记载和各种调查,东鹿梆子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明末清初,山西通州梆子的流亡艺术家沿着黄河来到山东谋生,到处演唱和教授通州梆子。1628年传入惠民县,这种音调和演唱风格逐渐兴起,并在惠民县流行和发展。后来,通过艺术家的加工和创作以及当地方言和民间戏曲的影响,通州梆子在唱诵、演唱和表演方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时,通州梆子的变化和原来的通州梆子都被称为梆子曲调。然而,横笛梆子(现河北梆子)也叫梆子调。这两种梆子经常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为了区分这两种梆子,通州梆子被称为东路梆子(因为它流行于济南的东部和东北部),横地梆子被称为Xi路梆子(因为它流行于济南的西部和西北部)。

东鹿梆子的兴衰

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东陆梆子形成了自己的演唱风格:先吐字,再拖出来,用真实的声音吐字,清晰地,用假声或“吼”拖出来,听起来高、壮、美、美,充满劳动人民的生活气息。东鲁梆子的表演直截了当、栩栩如生,非常注重“独特技能”的运用,如纱笼技能、理发技能、小胡子技能、踢鞋技能、走平台技能等。歌剧的角色是不同的:生、旦、静、墨和周。有几十种曲调。这个乐队没有钱和武术。乐器包括胡大琴、秦越、小三仙、二胡、胡迪、古筝、锣、梆子等。歌唱板包括柔板、柔板2、柔板3、柔板4、吸头板、导板、三七板、哭喊板等。曲调包括乱弹、昆腔、刘腔、娃娃、滑稽、拨片、莫古鲁、倒拉器、挑战等。有几十种曲调。唢呐品牌包括:大门、小门、水龙卷、姜滇唇、大七言会、北七言会、七英、唢呐皮、刘地子、慢中紧、紧中慢、春天来了、寄生草、一花、粉碟、五马会水等。此外,东陆梆子业务齐全,服装严格,坚持“穿透而不穿错”的原则

清代嘉庆年间,惠民县大湾县的老艺人张广成、张九城等人进一步发展了东鹿梆子,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整个渤海地区,无论是交易会还是神圣的社会,只要唱歌剧,都愿意唱东陆梆子。当时,惠民县成了东鹿梆子的剧院。

为了满足演出的需要,许多地方都开设了定期班来培训演员。

东鹿梆子越来越受到群众的欢迎,其流行区域正在扩大。到清朝末期,山东、河北南部和京津地区的大部分地区都设立了专门培训演员的班级。例如,惠民设立了“全字专业课”和“首堡专业课”,滨州设立了“适字专业课”,无棣设立了“火食专业课”,章丘设立了“同字专业课”,商河设立了“万字专业课”等。这些班级人才济济,如上河“万字班”的“30,000”(即万和、万真、万青),惠民“四字班”(即华联全武、鸿生全成、清一全陶、华丹全华),刘长庚(艺名“银华”)的“火食班”,韩振铎(艺名“亚久正”)的“五虎班”。这些艺术家已经走过了东鲁梆子舞台,并与他们的兄弟和歌剧交流技巧。例如,吴银戏著名老艺人鲜切里·邓洪山曾师从东陆梆子著名演员韩振铎学习表演艺术。

当时,惠民县桑洛书、汉龙章村的韩振铎主演的《五虎班》聘请了无棣县小坡头的刘长庚、沾化县的布云秀、乐陵县方嘉的方凤庭、王和申、商河县银巷的王严阵,以及其他来自东路梆子、北部沧县、南部济南、东部胶东、西部德州的顶尖演员,并邀请《五虎班》到各地演出。当时,几种类型的戏剧也很流行,如东陆梆子、西陆梆子和京剧。如果增加一种类型的歌剧,它将被称为“寺河班”。然而,无论结合多少种类型的歌剧,都需要东陆梆子。例如,郭连笑领导的“三合一班”在济南演出了30多年,在泰安、济宁、兖州等地广受欢迎。以周康、周迈子和贾星为代表的东陆梆子戏非常有名。当时,在惠民、章丘、商河和乐陵地区,有一个民间宋立科这样说:“如果你愿意砸面锅,你也应该看看周康。周康扮演关公,三天不工作。”

然而,东陆梆子经过一段繁荣时期后逐渐衰落。主要原因是统治阶级的歧视和当前形势的动荡。尤其是日本侵略山东北部后,国民党军队崩溃,战争到处肆虐,人民在挣扎,剧团倒闭,艺术家分散,大大削弱了东陆梆子。此外,东陆梆子的传播缺乏剧本、乐谱等书面材料,仅依靠听写,因此技能和表演技能的精髓必然会丧失。随着京剧、鲁剧等兄弟剧种的发展,古代艺术东鲁梆子在20世纪40年代几近失传,濒临灭绝。

登上“雅阁”的东楼梆子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国家和平,人民安居乐业。各行各业都复兴了。东陆梆子的老艺人左兴明、左梁兴、刘长庚、孟赵璇、王和申等人于1954年在惠民县组建了民间东陆梆子剧团,在惠民地区演出。1956年,当民间剧团在全国注册时,惠民县人民政府决定在民间东路梆子剧团的基础上组建“惠民县东路梆子剧团”。同年9月,剧团排练了《白虎幕布》,参加了当年的鲁剧观赏演出。刘长庚获得了演员二等奖。9月15日,时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田汉接见了他。

1957年,剧团招收了第一批学生。1959年,剧团招收了第二批学生。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自当时的惠民县社会主义大学,这提高了剧团的文化水平。1960年,剧团再次招收学生。

由于受训者接受了长期的艺术、体质和改造训练,各方面的基本技能相对扎实、规范,他们的团队引进为东鲁梆子剧团注入了新的活力,特别是加强了剧团武术表演者的阵容,使许多京剧武术融入了古代戏剧东鲁梆子,为东鲁梆子剧团未来的艺术推广和繁荣奠定了基础。

1967年6月,中央发布了《文艺八篇》,主题是各级文艺团体要根据实际情况决定保留还是解散。在此基础上,县领导决定解散东陆梆子剧团,留下21人组成“惠民县宣传队”,排练《红灯记》,并送他们到全县各个公社巡回演出。后宣传小组被撤回。这样,元东路梆子的51名表演者在一个月内分两批被转移到县铁厂、拖车修理厂、当地生产部门、造纸厂等企业。幸运的是,剧团的服装、道具和各种演出设施都被密封起来,没有受到任何损坏。这也为惠民县鲁剧团今后的现代古装剧排练和演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东鹿梆子剧团不同时期的剧目主要包括20世纪50年代的《桃花寺》、《麒麟山》、《国家官图》、《反徐州》、《破洪州》。其中,《反徐州》由剧团加工整理,题材更加鲜明,结构更加严谨,文学故事更加丰富,更受群众欢迎。此外,它还改编了《马儿松水》和《杨三笑打鞭子》,并参加了1959年由省级广播电台录制的地方和省级戏剧演出,为东鹿梆子的歌剧艺术留下了珍贵的音乐素材。上世纪60年代,七部台剧《行唐五女传》(又名《五凤岭》)、《假丈夫乘龙》;六部台湾电视剧《佘世华》;《南方来信》和《红灯记》等现代戏剧被移植。特别是1964年《一箭双雕》的创作和演出,同年参加了当地戏剧的观察和演出,受到好评。然而,自1960年以来,台湾的一系列戏剧《行唐五女传》被移植和演出,使东陆梆子剧团迎来了第一个繁荣时期。该剧的主要演员王存兰、任赵本、王桂英等人表演出色,在观众中享有很高的声誉。到1965年,是东鲁梆子剧团的第二个繁荣时期。剧团无论走到哪里,都赢得了观众的称赞。

惠民东路梆子剧团从1956年成立到1967年撤销的十多年间,不仅巡回了全县的乡镇,还在邹平、淄博、南皮、泰安、薛城演出。

据了解,惠民县东鹿梆子剧团曾是全国唯一从事东鹿梆子艺术的专业表演团体。它的建立给了这一古老的民间戏曲艺术登上各省、地、县级“雅座”的机会,为东鲁梆子戏曲艺术的传承、发展、普及和提高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古代艺术需要继承和发扬光大。

到20世纪80年代左右,惠民县农村业余东路梆子剧团和表演队在惠民遍地开花。例如,前牛家、嘉禾、沿河、江左佳、隋家、紫胶公社李三、江楼公社庞家、新店公社Xi贾凡都成立了业余剧团或表演队。东鲁梆子的演员很受尊敬,其他歌剧的观众和同行都称他们为“雾人”。

在新店镇牛倩村,许多老人在唱东陆梆子长大。在农忙季节,他们经常聚在一起,轮流唱几句话,或者谈论戏剧。在他们的带领下,村里的许多人也学习了东陆梆子。现在村里有20个人可以参加演出,70到80个人可以自由唱歌。其中,牛红林是东陆梆子最著名的省级代表继承人。

牛红林今年75岁。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他一直与老艺人彭林岫一起学习唱东鲁梆子,并一直参加艺术表演。主要演员包括肖丹在《洪州大战》中扮演的穆桂英和在《双锁山》中扮演的刘金定,这两个角色得到了群众的广泛认可。牛红林一直痴迷于东陆梆子,几十年来一直在发展这门古老的艺术。根据他的记忆,近年来,他编纂了东陆梆子传统剧目的8个剧本,包括《二公瑾》、《反徐州》、《扎美安》、《坡周红》、《园门战子》、《双座山》、《龙虎斗》、《武玉岱》。他培训并培养了两位新歌手,他们都是学唱东陆梆子的。

东鲁梆子是秦腔的根源,它的音调高而热情。在其发展过程中,也影响了齐鲁的简洁性,削弱了秦风的粗犷性。因此,人们给它起了一个单独的名字,叫做“山东呼”或“山东风”。这是因为东陆梆子的演唱方法主要是基于原声。每个句子的最后一个词都是用假声唱出的,“沤”这个词的最后一个声音富有生活气息,非常美丽。

数百年来,东路梆子一直起伏不定。如今,大部分痴迷东陆梆子的人都是老人,但大部分人或多或少只能哼一两句,能唱大戏的人越来越少。这种古老的歌剧艺术需要更多的年轻人来继承和发扬。